父:要求卖屋被拒‧女儿疑报复诬陷我
编辑时间:2020-07-23 作者:
父:要求卖屋被拒‧女儿疑报复诬陷我(彭亨.云冰28日讯)随着嫁至昔加末的25岁少妇李小姐揭露自己从12岁起遭父亲强暴一事后,目前住在云冰的李父除了喊冤,同时也谴责女儿过去一直不愿工作,且不断向娘家讨钱,以及诬陷他的行为。他说,女儿之前一直要求他变卖祖屋,并把卖屋所得交给她,但却遭他拒绝,因此,他相信女儿是为了报复他而再三报案指遭他强暴9年,以泄心头之恨。李先生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他于週三早上出埠迄今未回,待他处理事务后,他将到彭亨云冰警局一趟,以全力协助警方调查这宗案件。将到警局协助调查“我对这名远嫁昔加末的女儿,早已彻底绝望,她过去从来不愿好好做好一份工作,只会千方百计向娘家伸手要钱。”他披露,女儿是在就读中学期间辍学,她到社会工作后,也没做过几份工,“她每次工作也是做几个月就以种种藉口辞职不干。”他说,女儿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新山卖手机,但她做了2个月就嫌工作时间长且薪水少而辞职不干,然后赋闲在家。“后来,她听说倒酒女郎的工作不错,上班时间只有晚上短短几个小时,但却能获得还算不错的薪水,于是,她就在友人介绍下到昔加末当倒酒女郎。可是,她才倒酒数週,就嫌倒酒工作不适合她,然后就辞职不干了,自此宁愿赋闲在家也不愿工作。”在他印象里,女儿过去就只做过这两份工作而已。“女儿从小性格刁蛮,平时对家人大呼小叫,若是家人有一点点不顺她的意思,她就会乱丢屋里的东西泄恨,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方罢休。”指丢掉物件掌掴母亲李先生说,女儿恶人先告状,在掴打母亲两把掌后,即报警指是因为不满母亲把她房里的东西扔掉,她才动手。“女儿是于上週六(11月23日)返回娘家时,发现睡房里的东西不见了,她追问下才知道是母亲在清理房间时丢掉这些物件,于是,她马上大发雷霆大吵大闹。”他披露,当女儿气到失去理智时,竟动手掴打母亲两巴掌,庆幸女婿及时阻止女儿,其妻才逃过一劫。当时,他的车子泊在屋子的五脚基,而女婿的车子则挡在铁门前,他因不想看到女儿继续吵下去,于是準备出门出去透透气,并叫女婿把车子移走让他退车。当女婿把车子移走后,女儿却故意站在他的车后,以阻止他退车离开,但事后,女儿却报警指他企图开车撞她。“掴打母亲和退车事件发生两天后,女儿就通过媒体大肆羞辱他,当新闻见报后,女儿还刻意拨电回家追问家人是否看了报章的报导,显见她是存心通过媒体的报导来发泄对娘家的不满,以及报复娘家。”女儿吵闹母忧郁症几乎发作李先生说,女儿近来一再为了钱财而返回娘家大吵特吵,导致他妻子的忧郁症几乎发作。“家里除了女儿患有忧郁症,我妻子多年前也患上忧郁症,不过,妻子已停药多年。”他披露,妻子近日因替女儿操心,加上上週六被女儿掴打两巴掌而闷闷不乐,同时,她又担心女儿再度上门闹事,于是,他们準备出门透气散心。“我和妻子育有2名儿子,现年26岁及13岁,25岁女儿则排行第二。目前,我和妻子、幼子及七十多岁的母亲,住在云冰一间廉价屋里。”他说,母亲原本住在渔村的祖屋里,一年前因为在雨天捡破烂时遭车子撞伤,出院后,她就搬到廉价屋与他们同住至今。警无法寻获男事主彭亨云冰刑事调查主任莫哈末罗查里说,警方已向自称遭父亲强暴多年的女事主录取口供,并已到一间廉价屋寻找她的父亲,却一无所获。他希望这名父亲能儘快联络警方,以协助警方调查案件。“在警方还未向父亲录取口供之前,警方无法确认将援引刑事法典哪一项条文调查。”他指出,根据警方查案程序,查案官将向投报者和相关人士录取口供,然后交由副检察司决定是否提控。据事主邻居披露,警方是于週三晚上9时许,派出9名警员到事主所住的廉价屋寻找男事主,最终因男事主不在家而收队。“李先生平日早出晚归,通常到午夜十二时许才回家。不过,李先生週三早上出门后,当晚并未回家。”追讨前男友8千元聘金李先生揭露,其女儿早年曾在新山与一名男子热恋,双方还一度论及婚嫁,男方甚至还给了他总额8000令吉的聘金,但双方后来因性格不合而未结婚,但男方并未向他讨回这笔聘金,反而是女儿近年来不断向他追讨这笔聘金,而当他把这8000令吉交给女儿后,女儿还得寸进尺,向娘家索讨每月300令吉的伙食费。“女儿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,她不但向娘家讨钱,同时还打起祖屋的主意,要求我们变卖祖屋套现给她。”他说,当女儿的前男友当年把聘金8000令吉交给他后,女儿就对这笔聘金虎视眈眈多时,一直想要从他手上拿到这笔聘金。他怀疑女儿就是因为拿不到聘金,而于今年10月24日报警,指他强暴她长达9年,当他获悉女儿报案一事时,气得几乎心脏病爆发。“我曾于一年前在吉隆坡一家私人医院接受心脏绕道手术,当时6万多令吉的手术费由医药卡支付。较后,我因为失去工作能力,无法再支付医药卡保费而断保。”他深知,女儿只要拿不回聘金,她就会继续闹事,于是,他在10月26,把8000令吉聘金交给她。”“当我把聘金交给她时,曾对她说:`你拿了这笔钱后,以后就不要再为这笔钱和我纠缠,也不要再向娘家讨钱了。”当时,他曾苦口婆心劝吁女儿和女婿好好工作赚钱,以给一孩儿子一个幸福和乐的家庭。讨不到聘金狂吞药物李先生说,女儿10月中旬回到位于云冰的娘家时,曾因为拿不到8000令吉的聘金,一时想不开而狂吞抗忧郁药物,结果,她因此在房内昏睡约廿个小时,较后被送往丰盛港医院抢救。“当时,女儿和女婿回娘家的目的,是要取回那笔被纠缠已久的聘金,当我拒绝交出聘金时,她就狂吞药丸自残泄恨。”过后,其妻因见女儿久待房间未出,即进房查看情况,这才发现女儿昏睡约廿小时,任凭他们如何叫唤也不醒来,于是,他们马上叫女婿载她到柔佛丰盛港医院就医。他说,他知道女婿和女儿身上没有太多钱,于是掏出300令吉交给女婿,叫他火速送女儿到医院急救。“女儿较后从丰盛港医院转院到新山医院时,要另付300多令吉的住院费,其中200令吉由在新加坡发展的长子垫付。”拿回聘金每月索300元伙食费李先生说,当他因拗不过女儿,而把8000令吉聘金交给女儿后,女儿竟再向娘家索取每月300令吉的伙食费,让他和妻子觉得女儿得寸进步,不可理喻。“我当初交出聘金时已清楚说明,我们双方今后不要再为钱财纠缠了,而女儿当时也未要求我们每月缴付300令吉伙食费给她。后来,女儿在11月初开始打起位于云冰港口渔村的祖屋的主意,并要我们卖掉这间祖屋,然后把卖屋所得钱财交给她。”他指出,女儿甚至已打听当地房屋的市价约为两万令吉,然后即要求娘家把卖屋所得的两万令吉交给她。“这间祖屋是我父亲留下的,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卖掉,所以,我当下就拒绝她提出卖掉祖屋的要求,并叫女儿不要再打娘家钱财的主意。”‧2013.11.28
上一篇: 下一篇: